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知识 >

“庆美纪念”邮票引起祸患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3-07-19 浏览
      1939年7月4日,中国发行《美国开国一百五十年纪念》邮 票,无论大后方还是沦陷区的集邮者,将中国遭受日本侵略之时 发行友好国家题材的纪念邮票,看成是中国平等参与国际合作的 象征,因而对这套邮票寄以特殊的热情。

      这套邮票虽为庆祝美国国庆而发行,但邮票上迎风招展的中 美两国国旗,向全世界表现了当此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精神,邮 票上绘有包括东三省的中国地图,明白表示了中国反对日本将中 国东三省划为伪“满洲国”的侵略行为。日本帝国主义对此非常 恼火,终于阻挠这套邮票在上海发行。原先邮局早就悬挂第 1552号通告,预告7月4日正式发行,到时还将提供盖销日戳的 服务。迫于日伪压力,到6月2日上海邮局窗口的布告突然撤 去,并停止接受预订,还通知“延期出售”。集邮者获知上海邮 局不能与内地同时发售,期待中的喜悦顿时变成了蓄积着民族仇 恨的满腔悲愤。在7月4日,上海沦陷区各邮局都没有发售这套 邮票,对于已向邮局付款预订的集邮者,邮局只得请求当时迁往 昆明的邮政总局履约,合计由滇寄沪的这套邮票为25000套,有 半数以上是国外预订的。这套邮票至7月11日方始到上海。各 人收到此票时,都附有一份6月28日发出的英文通知,说明它 们由昆明寄来,并且劝告收到此票的预订者不要在沦陷区使用它 们。没有在邮局预订到这套邮票的上海集邮者,只能向邮商购 买。过了一段时期,上海邮局的集邮处也曾一度供应这套邮票,但仍劝购买者不要在沦陷区使用。因预订量大,这套邮票在各地 都很快售完。重庆只在邮票发行首日卖了几个小时。昆明在发行 第二天即无票供应。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全面控制上海,由于英、美已向其 宣战,所以将英、美在沪企业、财产均视为“敌产”,一律没收, 并将侨民投人集中营。为进一步消除英、美在沪影响,商店招牌 凡带有英文者全部予以涂掉。事起仓促,有的邮票社柜台内尚摆 放着《美国开国一百五十年纪念》邮票,被奸民告密,引起日本 注意,下令禁售并追究来源,指示日本宪兵在上海査抄这套邮 票。于是一些宪兵先从邮票社人手,査出《庆美》邮票之后,不 仅没收邮票,而且肆意威胁恐吓,进行敲诈勒索。首当其冲的是 张景盂开设的五洲邮票社和张天铎开设的绿光邮票社。他们还逼 迫张天铎领着前往张包子俊和钟韵玉开设的奥伦多邮票公司,在 那里劫走这套邮票,还抢去一册记有通讯地址的新光邮票会会员 名单,从而连累了更多集邮者,令他们“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 来”。其中以王疆松的遭遇最能说明问题。

       王疆松又名王强松,江苏苏州人,任职于中福 煤矿上海经理处,“七七事变”后退职。1941年间,因助小辈在 邮摊挑选邮票,而对邮票发生兴趣,经人介绍认识张包子俊后专 集中国邮票,后随钟笑炉收集近代票,追求带版铭的4方连,颇 有成就。1943年农历春节后的正月初十,王疆松一家还沉浸在 新春气氛之中,突然有一男一女闯到他家。男的穷凶极恶,蛮不 讲理。王疆松以为来的是强盗,便招呼邻居报警,结果得罪了来 者,险遭大祸。原来来人是日本宪兵队的军曹樱井,闯人王家就 是为了搜查一种带有美国国旗图案的《美国开国一百五十年纪 念》邮票。幸而王疆松早从邮友处获知查抄《庆美》邮票之事, 事先将邮票转移。撄井虽未搜到邮票,仍不罢休,借口王韁松态 度不好,传他次日上午去梵皇渡路(万航渡)日本宪兵司令部报到。此后,几经恐吓,王疆松夜不成眠,全家惶恐。后来,櫻井 又指使在汪伪‘‘和平军”混事的伪军官夫妇出面“调停”此事。 纠缠了 3天,损失相当于10500元的中储券,才破财消灾。

       这场查抄风波,事实上并没有收缴到大数目的《庆美》邮 票,因为邮人间的声气相通,在一个不长的时间,莫说是上海, 连其他沦陷区邮票商社门市上已经没有了《庆美》邮票的踪迹。 但集邮人士当中私下成交仍不在少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