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知识 >

孙中山主持的邮票选题设计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3-11-23 浏览
    20世纪,东西方皆有一国元首躬亲邮票收藏设计之美谈,而以 孙中山先生为最早,也较为著名。
中华民国成立后,发行新国家铭记的邮票,很快提上了南京 临时政府的议事日程。1912年2月初,在孙中山主持召开的内 阁会议上,正式决议变更清代邮票,设计印制民国新邮票两种: 一种是纪念邮票,印孙中山像及“光复纪念”字样;一种是普通邮 票,拟印飞艇(飞机)图样。孙中山还召集会议,专门研究新邮 票的选题设计。交通部邮政司司长陈廷骥、科长唐文启和交通部 秘书程清参加了会议。

   孙中山手书的一页笔记为我们留下了当年邮票设计讨论过 程的珍贵记录。这页笔记的正面上部横写的四行内容是:法文 (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元年”、“特别用 总统像”、“光复纪念”、“平常用飞船”等文字,均为孙中山手书; “印一月”、“三倍之多”、“半分、一分、五分等孰多孰少请在邮局 调査”等字,为程清所写;“用中文在上法文在下”、“二分绿色”、 “四分大概红色”等字,是唐文启所写。正面左下方贴有三枚外国 邮票供作参考:左边一枚是俄国红色3分票;中间是德国在中国 青岛“租借地”发行的绿色2分“胶州邮票”;右边是比利时绿色 5分票。这页记录的背面,有唐文启和陈廷骥等人的签名。

     不久,孙中山面谕南京临时政府交通部:“速将中华民国光 复纪念邮票印就发行,以新耳目而崇体制”。交通部即派邮政 司司长陈廷骥赴沪专办此事。陈于1912年3月10日与上海商 务印书馆签立合同,定印凹版中华民国光复纪念邮票共1200万 枚。全套5枚,面值计有1分、2分、3分、5分和8分。每枚印量:1分票300万枚;2分票300万枚;3分票350万枚;5分票150 万枚;8分票100万枚。交货时限自签押合同之日起,限4个月 内交齐。

     这套“光复纪念”邮票收藏的主图为孙中山肖像。为保证邮票印 制的效果,孙中山特意拍摄了新的照片。据上海《申报》1912年2 月12日报道总统以前时所摄照片均不满意,前日另摄半身正 形一张,左侧形一张,右侧形一张,均甚清晰,拟择一张印人票 中”。商务印书馆据此设计绘图制成凹版,并印出样票5种,主图均为孙中山侧面像。其中3分面值的一种,图像之上为阳文“中 华民国元年”,“光复纪念”于图像两旁各列二字;图像下法文 (中华民国)为阴文;底边为英文面值 “7只财:6 分其他4种,与面值3分不同之处有:
图像之上为阴文“中华民国邮政”;图像下法文“中华民国”为阳 文;底边英文面值取消,改为“元年” 二字;左右两下角阿拉伯字 面值后,加添上英文面值“分”的第一个字母“0”,其余部分,5种 基本一致。关于这套“光复纪念”邮票的印制情况,据邮政总局驻上海 供应股管股员多福森比报告,2月底,南京临时政府 方面的代表在上海与其接洽,“提议纪念邮票之事”。多福森报告 道:“据云,查明本地制造邮票,如敷一月之用,须五个月始能印 成,且印费较伦敦华德路公司昂加两倍等语。敝管股员窃恐颁发 此项纪念邮票,难有端愧。深惜值此国体新改,应发特别邮票之 机,若照该代表所拟之办法,邮政万难获利。”多福森又说:“况本 地印工若声明五个月竣事,绝不能再行尽前,窃意其印讫之时, 期或需至十个月之久:多福森的报告起了什么作用,难以确述。只是从北京政府交 通部邮政司与邮政总局日后的行文追溯中可以了解到:南京临 时政府交通部与商务印书馆自订立邮票印制合同之日起,已交 付了印费的三分之一银圆,并且最迟至5月份,经打样、 试印后,已正式开印。只是“该邮票第一期印出时,南京交通部接 收员因票上字迹不清,退还重印,以致第一次交票之期不能与原订合同恰合,并非该印书馆延误。”因而邮政司认定原合同所 载不能按期交货实施罚款一节“应毋庸议”。

5月,北京政府交通部将南京临时政府曾在上海订印纪念 邮票一事,电呈袁世凯。随后,交通总长谕令:“将南京订印之纪 念邮票一千二百万枚,计仅价值三十五万元(指邮票总面额,应 在上海领收,以便交各邮局发行。”具体安排是“应由邮政总局电 知上海邮务总办多福森就近向该局按期接收,并派一邮局华员 驻厂监视续印之票。以后应当续付之款,亦由该邮务总办按照原 订合同办理”。

     早在1912年2月清帝退位后,与南京临时政府筹印“光复 纪念”邮票同期,北京邮传部亦面授帛黎筹备中华民国纪念邮 票,并商定由度支部负责设计印制。问题是关于这套邮票的筹 印,在4月份成立了新交通部后,帛黎竟未通报,以至交通部与 邮政司皆不知晓此事。5月27日,邮政司下达了交通总长关于 接收行用“光复纪念”邮票的谕令后,帛黎方才道出全部原委,并 申明他所筹印的纪念邮票再有两三个星期,“即可印齐发售”。 虽然存世的邮票印样中,还无法确认出帛黎申明的同期者,但可 以肯定帛黎所说的邮票就是后来被废弃的“地图共和纪念邮票”帛黎建议道:“先将南京订印之票照收,存留不用。”而当 邮政总局电告已升任为上海邮务总办的多福森,要其就近按期接收“光复纪念”邮票时,多福森竟回电称该项邮票“尚未起手刷印”,“莫如竟将合同作废”。就这样,南京临时政府交通部订印的“光复纪念”邮票最终还是被废弃了。

    南京临时政府内阁决议印制发行以飞机为图案的“平常用”(即普通)邮票,亦与“光复纪念”邮票同时交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印制,并同时完成试制样票。其票型与票幅,与“光复纪念”邮票基本相似。票中主图为双翼飞机,上部自右至左横列“中华民国邮政”字样,最下部分横列二行法文“:意为中国革命邮票。上部两个角,各列阿拉伯数字面值“500”,下部两个角,分列“伍”、“角”二字。据对比研究,这套邮票上的法文,与同时印制的“光复纪念”邮票上的法文,应互相对调,方才合适。之所以造成误,显系在设计或锈版过程中产生的差错。这套邮票和“光复纪念”邮票一样,最终也被搁置而未能发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