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日本版蟠龙邮票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5-01 浏览
 关于日本版蟠龙邮票收藏的版别,《大清邮政光绪三十年事务通 报总论》的第四个附件《邮票略解》中有明确记载至第五次,系 于光绪二十四年,交由日本石印,其式与前略同,而稍有差异。” 按所述年份有误,而“石印” 一词,当为该文件英文版中 “1^10613沖”移译而来。此后,绵嘉义1906年记述沿袭了这一说 法。由于这些邮政文件言之凿凿,所以日本版蟠龙邮票采用石印 工艺几成定论,集邮界为了将其区别于伦敦印制的雕刻版蟠 龙邮票,干脆简称为“石印蟠龙”。至于这套邮票由日本哪家工厂承印,邮政文件中没有记载。以后,随着费拉尔与日本筑地活版 制造所关系的一些档案文件陆续刊布,人们也多相信日本版 蟠龙邮票的承印厂商即为这家日本公司。
根据新近发现的邮政档案资料,日本版蟠龙邮票既非石印, 也与日本筑地活版制造所无关。它是由已在日本退休的意大利 雕版师乔索内个人承接制版和印刷,采用的则是凸版印刷工 艺。

一、制版工艺

 在去日本之前,费拉尔对新邮票的印制已有一些想法。在 1896年8月15日呈交总税务司的备忘录中,他介绍了日本的 电铸制版工艺:
如果新发行的邮品分为邮票、明信片和包封纸等,可以 既在这里印刷,又在日本印刷。在这里,平版印刷是惟一可 用的方法,但在日本,电铸工艺很有名气。……电铸工艺如下:每一幅设计图稿雕刻制作一块 铜制印模出。然后使用电镀法制作所需数量的 阴模。这些阴模经二次处理(丹尼尔电 池)转变为阳模,阳模再经精心的对齐修 整,组装成版并焊接到一起。经过平整之后,它们就可用于 印刷了。

     费拉尔的这些知识,可能与他在1894年从事镇江商掉邮票印制 工作的见闻有关。
到了日本之后,费拉尔在给葛显礼的不少信件中,均描述了 邮票的制版情况。这些叙述不是专门报告,所以略显零散,但将 它们排列在一起,可以大致看出日本版蟠龙邮票的制版过程: (乔索内)本人为每一面值邮票雕刻一个钢制母模 ,完全按照我们第二次票的尺寸,随后他采用称 作“活版电镀”, (相当新颖)的工艺制作。这一步骤完成之后,他要组版、焊接和平整,并 去掉最小的瑕疵。他坚持要亲自印出首批成品,以示已彻底 成功。(1896年10月24日)

      自从签了合同以后,我已多次拜访了乔索内先生。我应 该说,他巳精力充沛地着手工作。在我拜访他的时候,钢板 (於忧切)已在准备过程中,并由一架大型的缩放仪 在一些钢板上勾出了轮廓,与此同时,他找了 两位日本雕版师工作一据我所知,他们都已多年受雇于 他一做些次要的细部。他同时还在做大盒子,有金属边 我想是铅的以便开展雕版复制,一台大型强力的电镀电 池已经安装完毕。(1896年11月27日

      今晨我巳见到乔索内先生画在金属板上的龙的 雕版,此刻正由缩放仪在钢板上刻制,相当精美,而一旦制好,即将印出的样张寄奉。“鸟”正在重绘 “龙”和“鱼”无须大改,只在阴影处稍加更动即可。(1896年11 月30日)今天我见到了乔索内先生,他的工作进度令人满意,第 一批邮票的样张很快便会寄出。乔索内先生告诉我,为了准 备电铸电池、电锻槽、缩放 仪、铜片等等,预支了大笔资金,他请我申请1000元预付 款。(1896年12月7日)乔索内先生答应在“十二月份中”完成雕版工作。他说, 准备工作,如安装机器、电池、电镀槽,准备金属板等等,是 乏味而缓慢的事情,由于这些需时很多的前期准备现已完 成,下面的工作就会快了。……我已到乔索内先生处去过多 次看进度,他目前有两个助手做着足够的工作,而大尺寸的雕龙锌版巳完成,现在正用缩放仪复制正确的尺寸。他说,小型母模 的印样很快就会准备好,我会关注他说话算 数。
乔索内先生在继续工作。我看到了他的活计,对他所称 的“货3出3”完全满意一(尺寸适当的金属版现巳备妥可以 复制),……乔索内先生自信是有经验的艺术家,曾在此行 业雕过很多版,故对干扰很是抱怨。由于他坚持原有的图 案,只消稍加美化即可一他解释说,空白不好看,一些字 母的阴影不是雕版师该做的一我想最好不要太妨碍他, 不要过于催促他。龙邮票(中心)全部完成了,2分邮票的小印版咖把也已完全制好,就等着电镀复制了,鱼邮票(50分)在 一两天内就可以复制了。我看到的雕版使我确信,邮票一 他复制得很接近我的设计一是有史以来所有国家发行的 最好的邮票,干扰乔索内先生是没有意义的,他或许根本算 不上商人,却是个诚实的艺术家。

 费拉尔这些可以说是第一手的记载来自现场的实地观察,其中 保留着许多关于百多年前日本版蟠龙邮票制版的颇为生动的细 节,弥足珍贵。但是,限于记述者本人的知识准备和环境条件(乔 索内未必会让费拉尔深人了解这项当年颇为先进的技术〉,以及 文件本身的性质〈是信函而非工艺报告〉,这些叙述缺乏系统,语 焉不详,有些地方还有前后矛盾之处,难以展示制版工艺的全 貌。尽管如此,透过这些信息,我们还是能够对制版工艺的若干 关键环节形成基本判断:第一,根据“大尽寸的金属版”、“小型母 模”、“缩放仪”等,可以推想当时母模制作有大小之分,并使用缩 放仪进行了缩刻;第二,母模不论大小,采用的都是雕刻工艺,所 以是凹版;第三,根据“电镀电池”、“电镀槽”、“电镀复制”、“活版 电镀”等,可以知道子模复制采用的是电镀(铸造)工艺,而由阴 文母模通过电镀复制出的必为阳文子模;第四,根据费拉尔10 月24日的叙述,参考他在参观日本印刷厂后的记录,可知邮 票印版是由阳文子模经细致修整、焊接后组装而成的,所以,最后用于印刷的印版应当是电镀凸版。

 承印日本版皤龙邮票的意大利人乔索内,其高超的雕版技 术不仅在明治时期的日本印刷界如日中天,中国集邮界以后也 有耳闻①。但是,乔索内对日本近代印刷业的贡献,不仅在于他 那些政治人物肖像的雕刻印刷精品,更在于他引进并传授了电 镀制版工艺,极大地改善并推动了印刷业务的进步。日本明治年 间的“小判”邮票就是在乔索内主持下印制的。相比之下,日本版 蟠龙邮票虽然在印刷条件方面似较“小判”邮票逊色,但同样在 乔索内的主持下,采用的制版印刷工艺应该是一致的。图4-8 列出了日本学者经过研究复原的“小判”邮票制版工艺程序, 可作为了解日本版蟠龙邮票制版工艺的参考。

 这种母模为凹版而子模为凸版的制版工艺,中国早期的新 式工具书中也有介绍:雕刻铜版以一种铜针或机器雕刻于铜版之上,其状 略似铁笔家雕刻图章。但铜板上须敷以蜡,则图画文字,更 形明睐。用胶质纸转写亦可。雕刻铜版皆呈凹状《即阴文》 所谓凹版也。如将此版电镀,则可变为凸版。这与日本版蟠龙邮票行情的制版情况十分吻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