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北海票”的正名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7-09 浏览
     “北海票”系小龙加盖大字短距改值票的俗称。依据旧说, 清国家邮政以小龙和万寿票加盖改值暂作洋银邮票,其原票一部 分系由各地邮局退回后加盖。而北海在广西,为当时距离最远的 分局。故迟至1897年3月之后,才将所存的小龙邮票寄到上海, 此时加盖小字和大字长距的时间已经过去,所以只能与第三期各 票同时加盖短距离字模,因而称之为“北海票”。

     据绵嘉义的“报告书”中称,(小龙)1分银暂作1分加盖 了 109枚,3分银暂作2分加盖了 54枚,5分银暂作5分加盖了 159枚。因为加盖的数量远比加盖小字票少,所以价格也比“小 字”者高出若干倍。绵嘉义还说:“此票加盖后,并无一枚寄还北海,且未在他 处使用,市上所见用过之品,均为请求销印”云云。

     对于这三种票的加盖数量,周今觉在《邮乘》第2卷第3期 上,早就提出“绝对不确”。因为仅就当时周今觉一人所藏,每 种已有两三全张。他推论每种数量应各为1000枚。至于原票是 否来自北海,在当时无人对此提出过疑问。1943年4月,张赓 伯在《国粹邮刊》发表《北海票之疑问》,对于绵嘉义所说提出 怀疑。因为绵嘉义报告中对于此票的发行枚数、加盖印刷单位的 记录明显错误,所以,张氏认为:
(―)此票原票,绝非北海邮局寄回,乃邮局加盖第3期票 时,偶尔觅出小龙票若干,弃之可惜,乃以之付诸加盖,同时发 行。

(二)此票加盖之数,确是不多,为棣〈费拉尔〉、绵(绵嘉 义)诸氏所深悉,乃思用操纵手腕一网打尽之策。1、2分票票 面小,且发行数量亦少,乃仅在上海发行,由棣、绵诸人完全购 下,而分若干枚与当地集邮家,以做宣传。5分票数量较多…… 乃以此票发往最远之北海邮局,以免落于他人之手,一面再筹款 由北海局将此票完全购回。

(三)此票既完全为棣、绵2人所得,好似西北科学考察团 邮票之在一人之手,大加操纵。一面造出了如上之一段记载,以 增人们的兴趣。“北海票”因此成名,身价变高。
张赓伯文章引起周今觉的兴趣,同年5月的《国粹邮刊》上 便有周氏《关于北海票之我见》一文,认为“必须研究者,乃其 存世之多寡”,而对张文的某些论点提出商榷。周今觉否定了自 己“曾经在《华邮图鉴》上斥绵氏报告为失实”,而认为“绵氏 报告的数字确有极大的价值”,因为“他的邮政报告,乃是附在 海关贸易报告册之后,为海关邮政时代之总结束。他的数字乃是 从邮局记录上抄出来呈报政府的,绝不至于乱造谣言”。所以周 今觉的结论是:“他(绵)的北海票发行数目,乃是邮局在柜台 卖出之实数。三种合起来,不过发行300余枚,其余的都是棣氏 一人包买而去”。而否定绵嘉义参与其中之说。周今觉还认为: “北海是最后寄来的票子,仅赶上大字短距离,当然是一种特殊 的,叫他为北海票,到也名副其实。”张赓伯在下一期的《国粹邮刊》上发表了《再谈北海票》, 对周今觉的说法有不同看法。张赓伯重申:“上次所写《北海票 之疑问》的一篇里,最重要的问题,是北海票的原票,是否系北 海寄回,绵氏的一段报告,是否可靠。因这问题关于北海票本身 名称,非常重要。现在仍没有确定的证据来证明这问题,使我仍 旧怀疑到底”。“另一问题是北海票究竟发行多少?”他仍认为 “绵氏报告的发行数,实在有令人可疑之点。”

     文章最后转述了德根同邵洵美就“北海票”问题的一段谈 话。德根说:“1897年左右,海关邮政中的几位重要人物,以莫 伦道夫的职权为最大,当时任海关造册处处长之职。棣费拉德 1费拉尔、绵嘉义和我的位置都很低,不过一普通职员而已。棣 费拉德人极聪明,当各种邮票加盖时,常盖些奇怪之品。红印花 小四分也是棣费拉德有意所盖,因此事曾为莫伦道夫君训斥一 次。至于北海票,也是棣费拉德有意加盖,等到加盖好后,棣氏 曾经寄出两批到外埠邮局。但并不是出售而是请其销印。寄往的 邮局一是北海、一是汕头。” “北海票原票实在与北海没有关系, 完全是棣费拉德弄的玄虚而已。绵嘉义君对于邮票并无特殊兴 趣,报告中的数字,不十分可靠。……”后来,集邮界均以德根 的说法为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