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抗战时,在香港印制的邮票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7-09 浏览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北平沦陷。日军在张家口及平绥 路一带自设邮局,建立了所谓的“察南邮政”,需要大量邮票。驻 扎在北平的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以维持察南邮政业务需要的 名义,多次派人到北平邮政管理局索要邮票,遭到该局局长巴立 地的拒绝。过了几天,北平维持会的日本顾问带着日本士兵和 数名便衣队人员及当地警察,再次来到邮局索要邮票,并说可以 开收据,日后还将归还。但这只不过是一种欺骗,最后还是抢走 了总面值达5万元的邮票。10月2日下午,又有6 名警察闯人供应处驻北平印票监视员陶麻结夫的寓所,将其强 行带走,并逼其说出邮票印版的存放处所。与此同时,警察局传 巴立地问话。陶麻结夫不掌管邮票印版,自然无法说出印版的去 向,而巴立地则态度坚决,“无可奉告”。其实,为预防北平发生事 故,北平邮政管理局原想在日军到来之前将印版销毁,但因邮政 总局对销毁印版有严格的审批手续,如果等到批准手续下达,恐 怕日军早已将印版抢走,所以该局先将印版存放在巴立地寓所, 后因时局紧张,为了安全,又将印版存入英商麦加利银行北京分 行,并电请上海麦加利银行总行,没有经过邮政总局的书面许可,不得将印版交给任何人。由于北平邮政管理局的努力,这批 印版始终安然无恙。后来,香港商务印书馆印制烈士像邮票时, 用的就是这批保存下来的印版。

  1937年11月,“淞沪抗战”失败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上海,上海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和大东书局等印刷厂家,纷纷将大部 分印刷设备迁往香港。邮政总局原拟在上海华商中采取招标办 法印制邮票的计划,不得不在香港落实。原定由中华书局一家来 完成印票业务的计划稍感紧张,邮政总局遂又将商务印书馆作 为在香港印制邮票的厂家之一。

  邮政总局最初驻港人员只有三四个人,由副邮务长罗特主 持工作。由于工作繁忙,人手不够,邮政总局从上海供应处又调 来三个人,前来协助罗特办理香港印票业务。罗特考虑商务印书 馆开工后,事务将更加繁忙,这些人手仍不够用,所以特向邮政 总局请示,除将一名邮务员改派印票课工作,并请另外增加6名 邮务员来港工作。当时香港邮政事务十分繁忙,从在港工作的赵 山明的信中可以想见当时的情形。他在1939年1月3日给 “友人”的信中写道:

  在此间,除关于印票处公事归弟起稿缮写抄底及翻电 打字外,所有其他与罗公(罗特)来往文卷弟亦协助办理,故 颇忙碌,至何、宋、孙三位,亦以办理监视印票事,如发纸监 视收票发票等,亦无闲暇……现在所最感不便者即为至中 华书局办公。该书局位于马头角,距九龙城为近(九龙城并 无城仅虚名耳),该处地方偏僻,又无相当房屋可住,弟等每 曰须步行十五分钟始达汽车站,汽车行十五分钟方抵马头 角。罗特公尚须由香港渡海而来,一次须费时三刻甚至一小 时之久,在时间上诚不经济,发邮票既无信差,又无苦力, 目前系包成小包,由罗特公携港寄发<差不多天天发>,如多则由何君与弟送往香港交寄,殊感困难,弟每隨往香港,实疲于奔命。前者为商务合同事,嘱稿至夜半始罢,殊觉劳顿。

  鉴于香港邮票课的事务确属繁忙,邮政总局批准了罗特要 求增派人员的建议,截至1941年12月,香港邮票课专职人员, 已达到9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