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清朝的邮政司和邮政总办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1-01-18 浏览
    在总理衙门1896年3月20日的《议办邮政折》中,关于邮政管理的说法是“总税务司赫德专司其事,仍由臣衙门总其成, 略如各口新关规制,即照赫德现拟章程定期开办,应制单纸亦由 赫德一手经理,遇有应行酌改增添之处,随时呈由臣衙门核定, 期于有利无弊”。而在同时上报的邮政章程中,则规定上海已 设有造册处税务司一员,拟委兼管邮政事宜,各口分局均应报由 兼管邮政税务司转呈总税务司核办。”在1899年颁布的《大清邮 政章程》中,对于邮政管理表述得更为清晰:“邮政总署设立在北 京总税务司公署。所有办理邮政各事宜,均由邮政总办拟议,申 由总邮政司核夺,详呈总理衙门订办”。在邮政脱离海关以前,总 邮政司一直由总税务司兼任。

从1891年起担任海关造册处税务司的葛显礼是大清邮政 第一任邮政总办沈如。赫德在开始时对葛显礼期望 颇大造册处税务司葛拔礼在邮政方面将大可施展一番。他比 其他人都更为关心这件事。不幸的是,自从他的马车撞碎,使他 受伤,现在几乎是个伤残人。”1896年7月1日,葛显礼出任 邮政总办。北京的总邮政司和上海的邮政总办在如何发展邮政方面很快出现了分歧。

   第一,葛显礼主张邮政发展加快步伐,而赫德则认为应谨慎 从事。1896年8月12 口赫德致信葛显礼:“我们邮票行情应该效法的是 龟行,而不是兔走。” 1897年1月25日又函:“我认为邮务不应 发展得太快。”4月18日赫德告诉金登干:葛显礼的主张“是加 人万国邮政联盟,也就是说,从上一层创立,而我的想法是完善 国内的机构,也就是说,从底层办起”。其他如是否及早开办邮政 汇兑等项业务问题,两人也有不同看法。

   第二,葛显礼对邮政总办一职有自己的理解,不愿意事事请 示赫德后再施行。1896年8月4日赫德告诉葛显礼我的意思 是要尽量把细节交由邮务司(应译邮政总办一一引者)办理,但 是他必须遵循我的总计划,并且听从我的指示。”而到了 1897年 2月28日,他说得更加直截了当:“在你我定出商谈什么事情以 前,不要开始任何商谈。最重要的是,你必须用公私函札使我经 常详知一切,你拍电时,电文要明晰。你必须要像副官一样, 依靠总部一北京的命令按‘时’行事。” 1月31日他向金登干 抱怨:“邮政工作繁重而烦人,主要因为葛显礼希望走的步伐太 快而呈送的报告又太慢:23日,我电告他未经我批准不得发出 通令;29日,他恰好在我所拟的关于通令的性质与内容的草稿 寄到他那里之前,自作主张地发出了一份通令,把我的方案等等 都打乱了。”

    第三,在邮政供应方面,葛显礼力主从日本采办,赫德原拟由英国供给,但最后同意了葛氏的意见。在日本印制的邮票迟迟 不能到货发行,且质量也有问题,使赫德相当不满.
在大清邮政官局正式开业之后不久,赫德就开始考虑更换 邮政总办。1897年3月,海关比利时籍职员阿理嗣出任邮政副 总办。3月14日,赫德告诉金 登干, 他已指派正在英国休假的海关英籍职员戴乐尔作 为大清邮政的代表之一出席在华盛顿举办的万国邮联第五届大 会,“戴乐尔在今后五年里大概要从事造册处和邮政工作”。5 月12日发布总税务司通令邮字第37号,葛显礼准给长假,其职 由戴乐尔接替,阿理嗣暂署邮政总办,巡视各口岸邮务。戴乐尔 6月19日回到上海,却“明白表示他对邮政或造册处的事情一 窍不通”,所以他一直未就职邮政总办,只是在海关造册处工 作,直到9月29日被任命为造册处税务司兼邮政额外总办.

      署理邮政总办阿理嗣于1897年8月结束在各地的巡视, 随即在赫德的指令下草拟了一系列邮政业务章程及邮局管理 章程,包括中国第一部邮票价格查询章程和《大清邮 政章程》。1899年1月3日,阿理嗣被正式任命为邮政总办。 尽管赫德认为阿理嗣不能算“真正的能人”,但还是表示“很 器重他”。而从事实际邮务工作的人,则对阿理嗣起草的通令、 指示颇有微词,如江海关税务司雷乐石曾说:“我对于目前邮政 方面的通令、指示雪片般地飞来,是毫无准备的。这些规定尽管 冠冕堂皇,我认为都是不切实际和不符合中国需要的。对于邮政 总办介绍的邮政制度及目前无人无工具情况下要求急剧扩充, 我是一般的不赞成的。为了尊重总税务司起见(他似乎同意了这 计划〉,我就不再多说了。

     职务。但10月3日,赫德电令义理迩(只.械.職枕)接管邮政总 办办公室,10月31日发布通令邮字第53号,阿理嗣调任三水 关税务司,帛黎接任邮政总办,义理迩在过渡期间主持工作。阿 理嗣如此突然地被调离,原因是他在邮政汇兑的兑换率问题上 与赫德发生了直接的冲突。10月6日赫德致信金登干对此作了 解释按我们的汇款制来兑换,我们是受损失的,当有人要我提 出一个方案时,我说‘按兑换率收费! ’几星期之前,以通令形式 将此意传达下去,上星期阿理嗣却告诉邮政局长们不要按我的 指示办’说我不懂这个问题,云云!我只好把他调到税务部门,而 他自认为成天‘兢兢业业’,现在不能理解竟受这样的待遇。但 是,他的行动实在是‘太过分了!

   在北京海关总署担任总理汉文文案的法籍税务司帛黎于 1901年11月14日在上海接任邮票价格查询邮政总办,根据赫德的指令,他 随即安排将在上海的邮政总办办公室迁往北京,并于12月5日 离沪赴京。此后,邮政总办即常驻北京,而帛黎也一直担任这一 职务至清末。帛黎的长期任职,与法国干涉中国邮政人事权不 无关系,他在清末民初策动“邮政中立”,以应对当时南北对峙复杂的政治、军事形势,曾受到以孙中山为首的南京临时政府的 严厉批评(详见本书第三卷但就清代国家邮政而言,从建章立 制到邮政推广,帛黎以其特有的政治背景和工作条件做了大量 工作,他任职的十年,正是大清邮政官局快速发展的十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