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收藏知识 >

徐金山和他的《毛主席在延安》邮集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3-08-17 浏览
  1993年,全国纪念毛泽东诞 辰100周年集邮展览在北京中国 美术馆举行,徐金山以他的《毛主 席在延安》专题邮集,在强手如林、 珍品荟萃、海内外集邮家云集的竞 技场上,一举夺得大银奖。消息从 北京传到西安,从西安传到延安, 传遍了徐金山生活了近70年的黄 土高坡。一时间,徐金山和他的 《毛主席在延安》引起了全国邮人 关注。

  提到毛泽东主席,中国人从上 到下,从老到幼无不爱戴,徐金山 更有一颗感恩戴德的心时刻在跳动。徐家是世世代代挣扎在黄土地上的贫苦农民,刚会走路 就开始了讨饭生涯,十来岁就替人家放羊。好不容易熬到毛 主席党中央来到陕北,年仅17岁的徐金山甩掉放羊鞭子,逃 出苦海,投入到红军的怀抱。党组织立即派他进陕甘宁边区 师范学校学习,两年后分配回边区政府财政部工作。聪明好 学的徐金山,革命热情高涨,20多岁就担任了边区财政科 长,工作在党中央毛主席身边。那时,他常常见到毛主席、朱 总司令、周副主席等中央领导,毛主席那朴素而又伟大的形 象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随着战争进程和全国形势的变 化,党中央和毛主席离开了延安,年轻的徐金山留了下来。全 国解放后,徐金山相继担任过几个县的县长、书记和延安地 区行署副专员等职。从一个贫困的乞儿成长为领导干部,是 延河水哺育了他,是共产党毛主席给了他一切。

  “吃水不忘打井人。”徐金山始终没有忘记中华民族这句 格言。
  人生旅途风云变幻。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革”运动席 卷了革命圣地延安,徐金山成了延安地区“走资派”中被打倒 最早、批斗次数最多的人之一。那时候,被斗挨整,丝毫也没 能动摇他对毛主席的感情,就是今天谈起那些事,脸上仍洋 溢着对毛主席的一片深情。

  1984年,徐金山办理了离休手续,从此踏上集邮之路。1993年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00周年,全国各地相继拉开 了纪念一代伟人的序幕。中华全国邮联联合15个国家级单 位举办全国大型集邮展览。徐金山听到这一消息,决定亲自制作邮集参展,表达他 也表达延安儿女对毛主席的怀念。要编组一部关于毛泽东的邮集,需要大量有关的邮票。 革命战争时期发行过毛泽东像邮票仅20余套,新中国40多 年发行总数也不过30套左右,其数量远远不够,何况有些早 中期珍贵邮票徐金山见也不曾见过。

  这次邮展是我国建国以来规模最大、展品类别最全、水平最高的一次邮展,不仅全国1500万集邮大军中的精英将 登台亮相,就是海外华邮集邮家们也试图展露锋芒。不用说 获奖,能通过层层选拔,最终送进全国展场也并非易事。

  邮展上的竞争,说简单点,一是比编组,二是拼实力。前 者侧重于集邮知识、科学文化水平的发挥,这点似乎并不难; 后者则注重邮品的珍罕程度,是收藏实力的较量,看你有多 少值钱的东西。两者相比,后者更为重要,难就难在这里。一 部邮集能做到“人有我有,人无我有”,“珍”、“稀”、“少”的邮 品越多越有说服力。要做到这一点,非苦心寻觅几十年不 可。或者说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高价索购也不可能编组出高 水平的邮集。

  “毛主席在延安生活了 13年,只有我们延安儿女最有条 件搞这部邮集。”陕西省原副省长徐山林曾经讲过的这句话, 时时在徐金山脑海回荡。编组一部邮集参展,按规定箔够64 张贴片,每张贴片大约要5-20枚邮票,就是说,最少应有 300余枚邮票才可编成一部邮集。其中,还需要用部分比邮 票还难寻求的实寄封片加以多样化,以显示其邮品的丰富 性。徐金山自己集邮才起步,手中邮票屈指数来才几十枚,真 能用上的则更少。眼前编邮集如做无米之坎。搞不成?徐金山似乎没有考虑过,好像没有搞不成这回 事。‘‘我要编部邮集献给老人家!”他暗地里给邮友们这么 说。为了实现自己的夙愿,尽快搜齐有关毛主席在延安的邮 品,徐金山选取了三条途径。

  一是掏钱买进。集邮者遍布全国各地,徐金山通过邮友 介绍或四方打听,发现自己需要的邮品立即写信联系购买。 他先后从西安、上海、南京等地买回部分需要的邮票,其中一 枚就值1000多元。每月离休金仅几百元,也没什么钱,好在生活简朴惯了,他硬是狠心掏出4000多元全买了邮票。

  二是向邮友借。借邮票并不容易,邮票收藏者往往爱邮如命, 没有助人为乐的风格是不会把自己心爱的邮票轻易借给他人使用的。徐金山以他真诚友善的品德贏得了邮友们的信 任。为了支持他,省内一些集邮家主动向他提供邮品。上海一 位集邮家知道他正编《毛主席在延安》邮集参展,主动借给他 一枚十分珍贵的解放区毛泽东像邮系。经过3个月寻寻觅觅,连借带买,总算凑起了一堆邮票, 《毛主席在延安》邮集基本框架才算搭起来。

  一部邮集要有丰富的邮品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徐金 山当时最滞要几枚当年使用过的实寄封,有了这东西,邮集 才有光彩,才能有希望走进全国展场。这东西比寻宝还难,延安大大小小的纪念馆翻遍了,允 许找的地方都找了,所有的废旧杂物都从手中过了一遍。他 整整在纪念馆泡了 5天仍是一无所获。利用有利条件,到各县去找,这是徐金山完成自己使命 的第三条途径。1935年毛主席从西部走进陕北,生活了 13个春秋,1948 年东渡黄河离开陕北,距今已有40多年了。

  硝烟散尽,黄土高坡早已旧貌换新颜。当年共产党、红军 使用过的邮票、信封已荡然无存,即使有幸存下来的,也被有 远见的行家们搜购走了。七八年前,收藏者深入各乡各村,像 过筛一样,凡是当时的残纸破布都挖走了。徐金山想起了曾经工作过的延长县法院,也许以前那些 民亊信封还堆在哪个角落里。当了 10年平民百姓的徐金山,别人已不认识他,管档案 的人打开一间低矮的窑洞自己翻去吧”!

  正值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窑洞自然是冰窖。屋子长久没 人动,旧箱子、破麻袋、书刊杂志、废旧报纸、零零乱乱的帐表 单据堆了半窑洞,上面厚厚一层灰土,徐金山像发现了埋宝 之地,一双昏花的眼睛闪射出希望和兴奋之光。从中午翻腾到下班,半间窑洞的杂物快翻了个遍,除捡 出七八个解放后用过的普通信皮外,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跌跌撖撞走出窑洞,才感觉自己手脚冰凉,腰酸腿疼,口干舌燥,鼻孔、嘴角乌黑,浑身沾满尘土。

  第一天出师不利,第二天又马不停蹄,西奔志丹县。徐金 山同样在那些冰窖般的窑洞里废寝忘食地翻腾。这次总箅有 收获,找到一枚颇为难得的“保安”日戳实寄封。
有此收获,徐金山并不甘休。他接着又驱车200里,跑到 黄陵县,除了翻法院、公安局的废旧档案外,还跑到一些机关 单位资料室寻觅。在黄陵县,他从人家清理出的废旧档案材料里找到一枚 贴宝塔山邮票的实寄封,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冬去春来,转眼到了 8月,离邮展开幕只剩3个月。全国邮展展品审定会在乌鲁木齐进行。西南、西北等10 个省区集邮家将带参展邮集前去接受权威的评审。得到这个消息,徐金山决定自费带着自己的作品去接受 评判,听听专家们的意见,看看兄弟省区高水平邮集,以便丰 富自己的集邮知识,提髙自己的集邮水平。乌鲁木齐评判的结果不够参展水平!

  邮品太少,份量太轻。评委会考虑到他是地市级老干部, 让他参加荣誉性展出。不能代表省参展,不能竞争奖牌,不干!徐金山相信自己还有潜力,组委会破例给了他一次机会 ,回去充实邮品,提髙编排制作水平。

  别人的邮集中珍贵邮票琳琅满目,听都不曾听说过,珍 贵封片应有尽有,不仅具备珍罕性、丰富性,而且编排制作巧 妙美观。在乌鲁木齐算是看到了差距。徐金山辗转回到延安,真 有点食不甘味,平时总爱和孙子逗乐的兴趣也没有了。盛夏的9月,年迈的徐金山邀上延安两个青年集邮爱好 者开始第二次远行,他们要沿着毛主席的足迹寻找战火中留 下的实寄封。

  当年,毛主席从吴旗县经保安(今志丹县)、甘泉、安塞等 迸驻延安,最后转战延长、延川、淸涧、子长、靖边、子洲、米 脂、佳县、绥德的山山水水。沿途几千里,穷乡僻壤,沟壑纵横。毛主席住过的村庄、窑洞,歇息过的山坡,他们都无一遗 漏地观察一番,除了搜寻邮品,自然还别有一番意义。

  梁家岔,是毛主席亲自用电话指挥沙家店战役的小山 村,不通汽车,离乡政府几十里,要跨过几道山沟沟,涉过一 片河滩才能到达。走饿了,向老乡要碗饭吃,口渴了要碗水 喝。瓦窑堡、王家湾、沿河湾、四十里铺、井儿坪、吉征店、白 龙庙等边远小村,曾经是毛主席驻足并作出过重大决策的地方。头顶骄阳似火,他们穿着短衫短裤,汗流決背,看见窑洞 七琢磨会不会有当年的信皮残留下来,进了村子就打听有没旧信封。这个夏天,徐金山算是彻底深人了基层,花了 6天时间, 跑了 8个县,行程1000多里,到了一些做县太爷时都不曾到 过的乡村窑洞。汗水没有白流,这次共找回10余枚很有价值的旧实寄 封,其中盖有“陕甘宁边区”戳记的实寄封十分珍贵,两枚贴 宝塔山邮票实寄封也极为难得。

  短短几个月,徐金山的《毛主席在延安》专题邮集终于完 成。他说有的老同志离休后去兼职弄钱,而我却选择了集 邮,尽管我付出了体力和经济的代价,总箅了却了我晚年一 桩心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