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早期香港的邮票印制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8-06 浏览
  1941年12月8日,日本海军、空军联合偷袭美国在太平洋 的主要海军基地珍珠港,美、英对日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口 月25日香港沦陷,邮票印刷被迫停顿。

  香港沦陷后,中华书局由于设备优良被日军改为“内阁印刷 局第一分厂’’;商务印书馆地处海军防区,后由日本财务部接收, 作为香港“总督部印刷局”;大东书局处于陆军防区,由陆军节 制。日本陆海两军各尽其掠夺和查封之能事,三个厂对外一切印 务全部停止。邮政总局当时驻港有3处机构:储汇办事处、广州 分信处、邮票监印课,全部被查封,业务瘫痪。邮务长慕雷被日军抓人集中营,驻港人员大部分遣回内地,在此情况下,邮票只好回内地印刷。对此,邮政总局在给交 通部的呈文中记述:
太平洋战事将起之际,预料香港沦陷印票必难为继,遂 再兴德纳罗公司定约印制以为准备,又恐海运困难缓不济 急;复又与(设在重庆的)中央信托局印制厂、大东书局、中 华书局先后订印票,须按面值变更以期适用,且钞票流通市 面行使期长,邮票貼用即耗必须多为准备,故恒须储备数年 之。现下将向德纳罗定印之票以运输困难无法运入拟留供 战后需用,交国内定印之邮票其数量已敷于日常售卖及准备库存均能敷用,综上以观我票除有特殊缘由外向系在国内即此办法。

  一、善后处理与内地邮票印刷厂家的选择
  香港沦陷后,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及大东书局3厂已停止 印票工作。在港人员尽最大努力在香港沦陷前,对所印邮票及各 种物资进行了妥善处理:现行使用的烈士像及孙中山像印版、印 模和主要案卷装箱存人法国东方银行保管;其他印版自8曰起 开始销毁,两日内全部销毁完毕,作废印模装成两箱留存在商务 印书馆的库房内。已印就并已经点交的邮票,共计有2亿8800 万枚,分装成292箱零18包,除18包分别注明发往内江及桂林 两处外,其余均注明发往上海供应处。没曾想,这200多箱邮票 还没办完出口手续,日军就已攻陷香港,这批邮票被日军的“金 融班”抢走,存人外国渣打银行。强行抢走的邮票种类及数量如 下:1.中华版孙中山像邮票,共150箱,内装1亿5000万枚。2. 大东版孙中山像邮票,共57箱,内装5500万枚;3.商务版烈士 像邮票,共85箱零18包,内装7400万枚。另有商务印书馆印制 的汇兑印纸,共9箱,内装900万枚。至于未印完的邮票,从 1科2年4月初起,在日本人的监视下继续印制,由中华书局代 为完成。1943年1月21日,上海供应处收到由香港运来的邮票 和汇兑印纸共计344箱,可能是中华书局代为完成的那一部分 邮票。

  邮政总局早在香港沦陷前就曾有在内地设厂的想法。因为 战时交通不便,在内地设厂有许多困难,其中最难解决的问题就 是大型机器无法内运及凹版工人很难招聘。罗特邮务长在港时曾致函大东书局,谈及后方设厂和在内地印制邮票的计划。据大 东书局香港印刷厂答复:大东书局自抗战以来,鉴于后方印刷事 业的需要,曾先后在江西、浙江、重庆3地设立了分厂。江西厂设 在赣县,分两部分,一部分在城内,一部分在郊外,赣县四周峰峦 起伏,绵亘数百里,地处安全地带;浙江分厂设在丽水郊外14公 里的沙溪,崇山环拱,也很安全;重庆分厂设在离江岸5公里的 山中。三年来,重庆厂主要承印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甘肃、河 北等省银行钞券及财政部税务署的各种税票,内地浙赣二厂均 可承印邮票。

  邮政总局在后方各地曾向印刷专家请教,到处询查内地的 印刷厂家。后来发现中央信托局印制处规模宏大,印刷能力较 强,只是当时凹版设备已为印制钞票所占,该局除承印钞票外, 还担负储蓄券、印花税票、公债券的印刷任务,同时查明国内有 凹版设备的印制局多为该局所特约,经与该厂经理接触,表示愿 意承担邮票印制任务。除此,重庆还有中华书局、大东书局和中 央印制局三家。因此,印制业务初步选定重庆中央信托局印制 处,同时考虑大东书局及其设在江西的分厂。当时考虑为了保证 东南各区邮票的供应,经中央信托局委托福建南平的百城印 务局作为另一个邮票印刷厂家。

  二、在伦敦和重庆印制的普通邮票
  伦敦三版孙中山像邮票的开始发行,伦敦三版孙中山像1元、2元、4元、5元邮票,是1941年向英国订印的。该套邮票原定在德纳罗公司缅甸分公司印制,后 因缅南对日战争爆发,改在伦敦印制。由于路途遥远,交通不便, 1942年3月27日交通部曾致函伦敦中国驻英使馆:“本部邮政 总局向德纳罗公司订印邮票一批,拟请代将审查可迅速开印”。 这批邮票从1943年开始付印(其中包括1元、2元邮票和4元、 5元未发行票),第一批3000万枚分装60箱,在海运印度加尔 各答途中,被敌机炸毁,邮票全部损失。第二批共80箱(内装1 元、2元邮票),于1943年8、9月间运抵印度加尔各答,需要空 运到昆明,但由于中国航空公司货机运输吨位有限,不能装运。 而由客机运送,运费又十分高昂,每百万枚邮票约需运费1万元 之多。邮政总局考虑到当时国内邮票印刷与供应情况,一面电知 伦敦德纳罗公司暂停印刷,一面通知印度方面“业已运抵加埠之 票”设法分批运人或“拟请该公司暂行存储”。据1946年7月17 日邮政总局交通部邮电司称,“该项1元、2元、4元、5元邮票共 343箱,前经运抵加尔各答者已交了110轮船运来沪。”但第一批 何时运人国内未见档案。有关伦敦三版孙中山像1元、2元票的 发行时间,综合当年集邮刊物的报道,可认定为在1945年初即 已发行。

  1944年12月在贵阳出版的《金竹邮刊》称现1元、2元业 经运到,在分发中”。1945年2月,《金竹邮刊》报道:此两种邮票,“业已在川、滇各区发售”。同期在兰州出版的《金城邮刊》也 称元、2元票已在重庆、成都发售”。

  重庆中信版孙中山像与邮储图邮票 邮政总局于1941年11月1日,向重庆中央信托局订印孙中 山像邮票11种。其面值分别为:2角5分、4角、4角1分、4角2 分、5角、5角6分、8角、1元、1元5角、2元、5元。

  同年12月1日调整邮资后,又增添1角6分、2角、3角、4 元4种,取消了 4角1分、4角2分、5角6分、8角4种。1942年 1月5日,邮政总局要求先印1元邮票,但数鼋尚未核定。1月 27日,2角5分邮票已印出1600万枚,其总数为4000万枚,厂 家声称“如无停电或印机发生障碍情事,一星期即可印齐。” 同月29 0,邮政总局通知厂方在即将印成的5角票内提出 1000万枚,在孙中山像两肩之处用红色加印“军邮”2字,要求在 1942年2月底以前印完。2月10日,为适应需要,又添印1角及 3元面值邮票两种。

  1942年2月16日,邮政总局会计处通知,1元邮票印3000 万枚,要求一二日内印制完毕,1元邮票印完后再印1角邮票。

  这样,重庆中信版孙中山像邮票共计有1角、1角6分、2 角、2角5分、3角、4角、5角、1元〈分红棕、绿色两种〉、1元5 角、2元、3元、4元、5元共14种。
这批邮票于1942年9月15日发行。邮票发行后,由于考虑 征收战时附加费及调整国内邮资,其中的1角6分邮票于1942 年10月2日通知各地停止发行。截至1943年1月,重庆中央信 托局印制厂共计印交2角孙中山像邮票33亿4000万枚、5角票 922万枚〈采用中元道林纸印制〉,1元5角票2119万4200枚、2元票3002万9200枚(采用进口道林纸印制),1944年由于邮资调整,高值邮票需要增多,邮政总局向重 庆中央信托局又订印一批普通邮票,图案采用邮政储金图。分 两次印刷,第一次为40元、50元、100元,第二次为200元。分别 于1944年10月28日与1945年7月18日发行。

  这种新式高值邮票,其图案寓有推广储汇业务意义。100元 者为棕色,40元者为蓝灰色,50元者为草绿色。除100元票先行 印发,40元、50元在后,1945年,7月18日,又印发200元(蓝 色)普通邮票一种。

  重庆大东版孙中山像邮票,1943年2月13日,邮政总局向重庆大东书局订印孙中山像邮票6亿枚,以备战时各区用邮需要。1943年3月24日,双 方正式签订印票合同。原计划印5角(大红色)、1元(橄榄绿 色)14元(深蓝色种),均未付印;后来改印2元(橄榄绿色)、5 元(绿色)、10元(红色)、20元(蓝色沁种。这批邮票从抗战前一 直印到抗战胜利后。根据邮政总局19年9月18日文件得知, 2元、5元邮票在抗战胜利前印完,10元、20元邮票当时正在印 刷中,说明这两种邮票是后来发行的。该项邮票发行的情况详见 本卷第二章第一节有关内容。

  重庆中华版孙中山像邮票,1943年,邮政总局向重庆中华书局订印2角、4角、2元、3 元4种邮票6亿枚。为了适应邮资调整,1944年2月17日对订 印邮票种类、数量、颜色作如下调整:1944年11月3日,因各区库存2元邮票数量过多,而3元、 5元两种邮票数量不够使用,邮政总局决定停印2元邮票。对于尚未印制的1亿4000万枚邮票,拟将6元邮票的数量减为1000万 枚外,3元邮票的数量改为6000万枚,其余一律改印5元邮票。厂方表示,2元邮票可以停印,但6元邮票还应按原数印足 6000万枚,因油畢已按量备齐,不好更改。另外,镌制5元邮票 印版需要很长时间,建议剩下数景完全改印3元邮票。
12月2日,邮政总局同意6元邮票仍照原数印足6000万 枚,余数完全改印3元邮票,用桃红、豆沙两种颜色。
1945年2月,根据库存需要,邮政总局要求中华书局将3 元邮票立即停印,其余未印交的数量约7万余枚一律改印10元 邮票。
1945年2月5日,添印70元票2450万枚;同月又添印50 元票2450万枚,20元票2580万枚。1945年3月厂方提出由于 一再改版,其停工损失费、制版费等应予以补偿,邮政总局于同 年4月18日致函中华书局,同意赔偿停工损失费及制版费61. 5万元。

  同年7月,面值10元邮票印完,分装40箱,于7月31日、8月2 日与8月4日,由中华书局重庆厂发往东川、西川、陕西、甘肃、湖 北、贵州、云南、广西、湖南、安徽(1箱改用3个布袋)等10个邮区。

  在印制邮票故,中华书局曾向某机器厂订制细钢针三副,却 只收到一副,为免出货迟缓,不得已将6元票仍用粗钢针打孔。 这样,这批邮票在印制过程中,便出现了“邮票打孔针过粗,打出 的孔眼稍大,邮票纸质又太脆,整张邮票经过点查手续后,孔眼 联系处易发生断裂”等情况。

  1945年9月,为适应10月1日调整邮资需要,邮政总局又 向中华书局订印邮票1亿枚,同年12月,续订7000万枚,先后共1亿7000万枚。订印种类及数量:3元1000万枚,10元3500 万枚,20元5500万枚,50元3000万枚,70元4000万枚。

  10元与20元邮票采取混合印刷,截至12月26日10元邮 票已印完12万零267张,每张200枚,共印2405万3400枚,20 元邮票计划到12月底可印交10万零2000张,合2040万枚。70 元邮票票版此时也已制完,12月31日开印。”会计处根据中华 书局意见于1946年1月30日复函:因3元邮票印数较少,同意 利用厂方积存的100枚邮局版张纸张印制(即印刷版张和邮局 版张数均为每张100枚)。1946年2月印交50元邮票28000 张(560万枚),70元邮票15000张300万枚沁据档案记载:中华版20元、50元、70元孙中山像邮票,分发 给东川、西川、云南、贵州、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江西、浙 江、安徽、河南、陕西、甘肃、新疆、上海、江苏、山东、山西、北平、 河北等区,此外发供应处180万枚。这套邮票发行日期为1944 年1月29日一1946年2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