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日本之行与邮票订印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5-01 浏览
     费拉尔于1896年10月8日抵达日本长崎,到1897年1月8日离开日本返回上海,他的日本之行,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在此期间,他为大清邮政官局采办了邮政物资,如日戳〈即英汉文 大圆戳〉、印台、天平秤、信封、包装纸和邮局员工佩戴的小圆章, 等等;还订印了银元面值的新邮票和明信片。档案中保留的费拉 尔致葛显礼的22封公私信函和其他资料,记录了费拉尔日本之 行的大致情况,提供了日本版播龙邮票订印过程的若干细节。

    一、邮票印制的三项提议
    1896年10月8日,费拉尔开始了在日本长崎的业务活动,此 后近十天时间里,他相继到过下关、神户、大阪和横滨,参观当地 的造纸厂,拜访各种制品商,以及拜访了一些雕版师。上海的三井物产会社经理山本曾为费拉尔写了一些介绍信,所以各地三井物产会社的职员负责安排这 些访问和洽谈,但结果并不理想。比如大阪的一位雕版师“虽然 是个善绘花押字母和名片等等的艺术家,却说邮票母模太难”。 横滨的三井物产职员藤本带费拉尔去见“尽可能多的 雕版师和制品商,也未见成效”。10月17日(星期六)下午,费拉尔到了东京,立刻去了筑地活版制造所,发现“唯一一个英文 尚可的人野村先生。外出度假,那里没人了解我,所 以我无法按设想立即拍电报”。就这批费拉尔信件中所述的情 节,他在日本筹办邮政物资的活动得到三井物产会社的许多帮 助,他本人也对这家日本公司颇多赞誉之辞;但此时他与东京筑 地活版制造所已无三年前那种较为密切的关系。到日本已有十天,但邮票价格查询订印之事尚无着落。第二天(1月 18日)是星期日,费拉尔找到了清政府的驻日公使裕庚。在弄清 费拉尔来访的原因后,裕庚表示可以“鼎力相助”:公使阁下当即主动提出他可以助一臂之力,答应我在任 何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他的英一汉一日语翻译罗先生。公 使阁下鼎力相助,给日本外务省写信,以便我去日本的政府 造纸厂和雕版、印刷部门。公使阁下十分仔细地察看了邮票 图稿,十分高兴,我想还拿给女士们看了。谈话持续了两个 小时。

     从中国驻日外交机构获得帮助,原不在葛显礼和费拉尔的计划 之内,用费拉尔的话说,“我既不认识他,又无人介绍,没有证明 文件,而且是不请自来”。但这次见面对日本版蟠龙邮票和明信 片的订印却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它不仅证明了费拉尔日本之 行的正式官方身份,使日本的一些政府部门对他敞开了大门,而 且一些清朝驻日外交人员开始参与此事,并在以后承担起邮票 验收、发运和结账等重要工作。10月19日上午,费拉尔和罗翻译官拜会了日本外务省官员,随即被介绍给递信省长官,该部的财务秘书中桥 被指定协助费拉尔的业务。此后,邮票订印工作出 现了柳暗花明的转折。当天下午’费拉尔再次拜访筑地活版制造 所,被告知“他们目前无法从亊任何工作,他们的雕版师一直忙 着政府的事情,何况他们自己也有广泛的政府合同”。但费拉尔 在那里获悉了 “他们最好的雕版师”的下落,于是携同译员连夜 出发,第二天将该雕版师带回东京。10月20日,费拉尔给上海 的海关造册处发电报称为政府工作的筑地雕版师认为邮票雕 版师可以按照费拉尔的(设计)细节工作。”10月24日上午,费拉尔在中桥和东京三井物产会社职员 藤木(巧仲)的陪同下,参观了政府的造纸厂、钞票和邮票雕版、 印刷等部门。在当天写给葛显礼的信函中,费拉尔报告了到日本 后他所得到的有关邮票印制的三项提议:第一,曾经担任日本大藏省印刷局首席雕刻师的意大利人 乔索内,“提出愿意承担这一工作”。乔索内 ,意大利热那亚人。早年在米兰国立文艺大学执 教,后进人德国法兰克福的公司工作。明 治维新以后,日本政府在德国订印纸币,其雕版工作即由乔索内 担任。以后他受日本政府招聘,于1875年(明治八年月14日 抵东京,就职于大藏省印刷局I享受高级专家的待遇,薪酬与当 时日本的内阁大臣几乎相同。乔索内对该局纸币和邮票雕刻、印 制工艺的改造以及创新作出了重要贡献,并培养了大批人才。

 1891年退休后仍留居日本。费拉尔在致葛显礼的信中没有说 明何时何地经何人介绍见到乔索内的,只说乔索内“是一位出色 的艺术家”,大藏省印刷局“所有的钞票和大多数邮票收藏的雕版均 出自他手”。根据现有资料,10月21日费拉尔与乔索内已取得 联系并谈及邮票印制,因为就在这一天,根据费拉尔的要求,乔 索内就他所要承担的工作及其价格作了正式的书面答复:按照我即将收到的已经由大清邮政官局管理部门 批准的设计图雕刻上述邮票的母模。
——为邮票印制而对12个母模进行翻制。
——按照即将发出的指令印制全部邮票如下:
邮票共12种,面值为1/2分、1分、2分、4分、5分、 10、20、30、50 分,1 元、2 元和 5 元。
这12种邮票将被雕刻,以便釆用凸版工艺 印刷。―每一面值将按照与设计图一起发出的指示用不同 的颜色印刷。邮票将按照每全张100枚印制,每全张都刷背胶并按 常规打上齿孔,印刷邮票的纸张就像样品那样带有水印。我承诺在1896年12月份拿出雕刻好的12种邮票的 彩色样票,并1897年1月送交全部发行的邮票,每 种面值100000枚,总共1200000枚。乔索内给出的费用清单为:雕刻12个母模1000元;每个母模翻 制100个子模,1200个子模共1200元;1200000枚邮票的印刷、 上胶、打孔,包括纸张共840元;全部费用总计3040元。于此, 费拉尔表示:“他要一个在我看来很大的数目”。第二,日本的递信省提出,“他们可以按照自己印刷局的成 本价印刷并完成一切,事后交还母模和印版”。费拉尔在 实地考察后认为,“如果此事能办妥,可以节省600—800元或许还要多”。但这件事情需要中国公使向日本外务 省提出要求,才能开始。费拉尔向葛显礼表示:我提请恷考虑这一问闻。他们还同意以成本价提供天 平秤、包装纸等等,以及他们自已人制造的曰戳和盖销戮, 均在一月份按时完成。这无疑是个十分诚挚的意向,我的 印象是他们会信守做出的承诺。中国政府接受与否当然取 决于您的考虑及决定。这个提议虽然需要政府层面的外交使团出面,但看得出费拉尔对此还是很有兴趣的。

  第三,筑地活版制造所介绍的那位雕版师也答应可以雕刻 母模并翻制子模。“他要求雕刻一个硬铜母模30元,12个即为360元;每个母模(翻制)40个子模为50 元,12套即为600元;总共为960元”。这个方案最大的问题 是邮票的印刷:我们需要买机器,在上海价格为300—400两银子,需 要买颜料并使用我们自己的纸张,为进展顺利还必须花些 时间先小批量地试印。……那个日本人和任何雕版师一 样一哪怕是为政府工作的一都需要监视,而我又无法 说服哪位雕版师到中国来。尽管费拉尔称我看过那人的活计,是为政府做的,很漂亮”,但 他显然对此建议持保留态度。费拉尔在信函的最后表示要回上海讨论在日本订印邮票的 意愿:“除非我有权可以决定和签署合同,我在这里已无事可干 了。而在签约之前,如果我获准向您面陈一切,当十分高兴。尽管 我相信我的进展和成果可能使您满意,但在最后决定之前尚有 许多考虑的余地。”在日本东京大都会旅馆住宿的费拉尔于 1896年10月24日晚8时完成了他来到日本的第一封公函并 立即发出,按照当时中日之间邮件的寄递速度,我们可以推想, 到了 10月底,邮政总办葛显礼在订印银元面值新邮票的问题上,应该有三种方案可供选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