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收藏
集邮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肖邮票 >

甲午战争前的邮票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7-09 浏览
   1886年开办国家邮政邮票的计划虽然夭折,但此事由此成为清 政府的议事内容之一。从此,国家邮政不再仅仅是民间人士和 中下层官员私下的呼吁和主张,不再仅仅是海关洋员试验办理 的事务,而成为政府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

     按照总理衙门后来的描述,光绪十六年三月〈1890年4、5月间)曾“札行赫德,以所拟办法既于民局无损,即就通商各口 推广办理,拟俟办有规模,再行请旨定设”。赫德如何回复,未 见记录,但这年4月20日他曾致函金登干,请其找机会去见大 英火轮船公司的总经理萨瑟兰501)1枕丨肪⑴,询问中国接管 “客邮”后该公司运递中国邮票是否需要补貼,“你可以补充一 句,说你的印象是,如果需要补贴,则中国不会加人万国邮政联 盟,也不会赞成发展邮政计划”。他甚至还让金登干留心找一个 铜管乐演奏人员,“既是合适的邮政管理员又是合适的乐队指 挥”。这说明国家邮政仍在缓慢准备之中,其主要目标仍是接 管“客邮”,而加人万国邮政联盟也成为一种迂回的策略。

    1892年底流传的一则谣言使这个策略的实施突然加快了 步伐。据总理衙门后来的回顾,“十八年冬(即1892年年底广,赫 德表示“以数年来创办艰难,若再不奏请设立官邮政局,恐怕另 生枝节”。这年12月14日,赫德给金登干拍了一封电报:谣传上海工部局正在谈判上海作为具有像汉堡那样以 自由城的地位加入邮政联盟。请赴伯尔尼了解情况。你自我 介绍为巴黎和里斯本协定的签字代表,并称你奉有电报指 示前来说明上海并非自由城市,而是中国的一个口岸,既无 权谈判,也不能加入邮政联盟;如承认上海为自由城市,将 引起中国不满和各国对邮政联盟的嘲笑。迸而说明中国正在考虑加入邮政联盟,你一俟奉到书面指示,将再来伯尔尼,但目前筹备工作尚未完毕。注意:目前最好将进行联系一事保密。

    发布指令采用非同寻常(主要是价格不菲)的电报形式,而且字 数颇多,说明此事在赫德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所以尽管金登干的 伯尔尼之行带回了由瑞士外交部长证实无此谈判的信息,赫德 还是决心推动国家邮政的计划。他不想让这只行将煮熟的鸭子 从手里飞走。

    1893年2月12日,赫德向金登干抱怨说:“总理衙门在邮 政问题上的态度是使人恼火的,是彻头彻尾衙门式的出尔反 尔。”2月19日,他告诉金登干我还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中国朋 友们的真正意图,因为‘他们内部意见分歧’。”7月23日,他在 信中写道:“我还在邮政方面作战”。“作战”一词,反映了赫德 在邮政问题上遇到的困难和不肯罢休的心情。

    这年五月,总理衙门分别接到了南洋大臣刘坤一和北洋大 臣李鸿章转咨的江海关聂缉槩的禀帖,称“上海英美工部局现议 增设各口信局,异日中国再议推广,必更维艰”。8月,总理衙门 方面终于有了动作。8月6日,赫德告诉金登干他已“接到指示, 令我提出一个办理邮政的计划” 。8月20日,赫德给金登干发 出了重要的六字第67号公函:从总理衡门的来文可以看出,中国政府正在认真讨论邮政问题,并将由我来开办,这一点差不多可以肯定了。我 已奉命提出建议,现在正进行工作。……中国对于欧洲的任 何制度都不会原封不动地接收,因此必须改头换面,才能适 合中国人的眼光。……我主张缓步前进,开始时只做一些必 须做而且可能做到的事,但是有眼光的人们大概会因小见 大,看到将来发展的远景的。官局将先在各通商口岸间办理 业务,一方面同收发内地邮件的民局发生一定的联系,另一 方面用某种方式同收发往来外国邮件的各国邮局进行合 作。我们将要办的是国家的邮政局,因此除了将应办事项以 及如何办理等等预先讲清楚并列入暂行章程以外,开办时 还需要有朝廷的上谕,以便在中国推广,同万国邮政公会发 生联系,以便在全世界取得适当的地位。

     信的末尾列出了了解中国加入万国邮联手续的五类问题,并告 诉金登干“中国邮政可能由海关总税务司经理,由造册处税务司 担任邮政总办的职务”。由此可见,到了 1893年8月,有关大清 邮政官局的管理、采用的制度和开办地点等主要问题均已有了 内定的方案。

     金登干在1893年10月9日收到了这封重要公函,但直到 11月5日,赫德才发出电报,指示金登干“在方便时前往伯尔尼 了解中国需采取什么步骤以参加邮政联盟”。金登干于11月 29日到达瑞士伯尔尼,12月11日完成使命返回。他与瑞士外交 部长雷那立和国际邮政公署署长霍恩化)进行了数轮会谈,详细地询问了赫德在4字第67号公函中提出的五 类问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了解到“中国加人万国邮政公会 的事实并不能取消各国在中国境内所设的邮局”。由于清廷并 未颁布开办国家邮政的上谕,所以赫德命他“返回伦敦,并通知 伯尔尼,待你接到谕旨后将继续联系”。

    至于总理衙门要求赫德准备的“办理邮政的计划”,赫德大 约在这年10月初完成,一共十三条,比起1886年他向总理衙 门提出的六点意见,内容更为具体。1896年3月20日奏准的开 办邮政章程,就是以此为基础形成的。10月15日他告诉金登 干:“我已将我的邮政报告上交总理衙门,从那里再转送南洋大 臣和北洋大臣(南京的刘坤一和天津的李鸿章)审阅,然后奏请 颁发谕旨,规定开办日期,我们的计划就实现了 ! ”但到了第二 年的2月13日,他在致葛显礼的信中却又只能这样猜测:“邮政 局仍在迟迟进展中,我相信总理衙门正在征求各省要人的意见, 然后再作最后的冒险。”

    在清代国家邮政筹办的过程中,1893年是关键的一年。开 办邮政的各项准备工作差不多都在这一年有了头绪,可谓“万事 俱备,只欠东风(批准的谕旨广。但直到两年以后,在中日甲午战争的刺激下,清廷才最终下决心批准国家邮政开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更多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  电话:15210093958 (微信同号)
    •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8017063号-5
    • 版权所有:百分邮票收藏网 2003-2019
    • 声明: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网络、新闻等等,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投资须谨慎。